摘要:经过80年的更迭,AlvarAalto的设计如今看来依旧现代感十足,尤其《Chair66》简洁流畅的线条不但符合现代主义不装饰的精神,取材白桦木的设计,更表现出缺乏天然资源的芬兰对于大自然及人本精神的尊重。(Photocredit:SarahVoLoves)设计就像料理,有些人喜欢大菜有些人偏好小吃,各有各精彩,没有高下只是喜好各有不同。若讲到北欧家具,比起像HansWegner、FinnJuhl这样的大名字,家具界达人麦克鸡块更喜欢另一位大师AlvarAalto设计的各式曲木家具,特别是具有弧形开孔靠背、以及招牌L形椅脚的《Chair66》,每每看到这张椅子就像瞧见奈良美智的画一样,一整个就是很疗愈的感觉,也难怪日本不少商业空间、咖啡店都能找到《Chair66》的清新身影。|91969|椅子,家具,北欧,家具设计" />

【一分钟读懂设计椅】看惯了浓妆艳抹,不如清汤挂面的《Chair 66》曲木单椅最疗愈!-唯淘网
经过 80 年的更迭,Alvar Aalto 的设计如今看来依旧现代感十足,尤其《Chair 66》简洁流畅的线条不但符合现代主义不装饰的精神,取材白桦木的设计,更表现出缺乏天然资源的芬兰对于大自然及人本精神的尊重。(Photo credit:Sarah Vo Loves)

设计就像料理,有些人喜欢大菜有些人偏好小吃,各有各精彩,没有高下只是喜好各有不同。若讲到北欧家具,比起像 Hans Wegner、Finn Juhl 这样的大名字,家具界达人麦克鸡块更喜欢另一位大师 Alvar Aalto 设计的各式曲木家具,特别是具有弧形开孔靠背、以及招牌 L 形椅脚的《Chair 66》,每每看到这张椅子就像瞧见奈良美智的画一样,一整个就是很疗愈的感觉,也难怪日本不少商业空间、咖啡店都能找到《Chair 66》的清新身影。

1. 善用在地资源,用木材一决胜负
【一分钟读懂设计椅】看惯了浓妆艳抹,不如清汤挂面的《Chair 66》曲木单椅最疗愈!-唯淘网
不像死对头德国包浩斯那样硬梆梆的钢管设计风格,Alvar Aalto 的《Chair 66》兼容了现代主义的简洁,与芬兰在地白桦木的温暖质地,走出一条属于芬兰特色的现代设计之路。(Photo credit:Time Of The Aquarius、Sarah Vo Loves)

1930 年代正是现代主义思潮挟著进步大旗方兴未艾的时期,本单元介绍过的密斯凡德罗之《巴塞隆纳椅》、柯比意的《LC2》,都是这时代的经典代表,而身为芬兰现代主义推手的 Alvar Aalto 当然也没有缺席。
 
但不同于德国包浩斯以金属、钢管作为时代进步的表征,Aalto 选择以芬兰自产的桦木来诠释属于芬兰本土的现代主义。一种说法是这或许与 Aalto 父亲是政府林务官有关,但麦克鸡宁愿相信,善用在地资源、用最适成本生产出最理想的设计,才是现代理性主义的核心精神。而 Aalto 正是奉行了这样的原则才做出如此选择;仿佛演化中的一个歧异分支,Aalto 在寒冷的北地走出属于千湖之国的现代之路。

2. 清新不抢镜,百搭才是硬道理
【一分钟读懂设计椅】看惯了浓妆艳抹,不如清汤挂面的《Chair 66》曲木单椅最疗愈!-唯淘网
如果将 Aalto 经典的《Stool 60》椅凳加上椅背后,就成了畅销款的《Chair 66》,其椅面除了有原木、黑、白、蓝、红等色系之外,更有绷布与皮革材质可选择。(Photo credit:Artek)

Aalto 的设计不是那种一眼就让人觉得 WOW 好厉害的设计,但也正因如此,可以轻易混搭不同风格便成为 Aalto 设计中的最大优点。是那种可以静静待在角落,融入在主旋律中,不闹不哗,却又耐看隽永的绿叶角色;即使它成了空间的主角,依然让你觉得功能满点,恰如其分却又不会喧宾夺主抢了室内的风采。

【一分钟读懂设计椅】看惯了浓妆艳抹,不如清汤挂面的《Chair 66》曲木单椅最疗愈!-唯淘网
《Chair 66》简练又不喧宾夺主的设计性格,成为许多居家及商业空间中常见的百搭椅款。(Photo credit:Idha Lindhag、Homes To Love)

虽然不抢镜,但《Chair 66》多变的座椅选择却成了此椅的抢戏小撇步,例如想耍个性可以选黑色椅面,闷骚型的可以选红的,渴望自由则可选蓝的,满足不同色系的百搭组合。

3. 逼上梁山的 Artek 创新商业模式
【一分钟读懂设计椅】看惯了浓妆艳抹,不如清汤挂面的《Chair 66》曲木单椅最疗愈!-唯淘网
【一分钟读懂设计椅】看惯了浓妆艳抹,不如清汤挂面的《Chair 66》曲木单椅最疗愈!-唯淘网
为了强调 Aalto 的创作理念,品牌创办人之一的 Maire Gullichsen 将 Art 与 Technology 结合成「Artek」一字作为品牌名称。自 1935 年创立以来,Artek 也销售了超过 800 万件的经典家具。(Photo credit:Artek)

建筑师做家具设计的很多,但为了行销自己设计的家具而专门开一间公司,Aalto 应该是唯一。

话说 1930 年代,芬兰现代主义风格没多久便在国际打响名号,特别是在和欧陆一峡之隔的英国,Aalto 兼容了现代主义的简洁,又不像死对头德国包浩斯那么样硬梆梆的设计风格马上就对了英国佬的胃口,于是陆续收到来自英国的订单。只没想到,万事俱备却碰上接受委托制造的厂商缺乏外贸外语能力,竟无力处理来自英国源源不断的订单,于是 1935 年 10 月的某个晚上,正为此大伤脑筋的 Aalto 跟朋友聊到此事,在座的一位贵妇、同时也是 Aalto 忠实拥簇者的 Maire Gullichsen,便决定出资成立 Artek 公司专门行销 Aalto 设计的家具。
 
但为了贯彻初衷,Artek 直到现在仍坚持只做设计行销,将生产外包给专业工厂。80 年前一个逼上梁山的决定成就了 Artek,专注设计与行销也意外实践了商业理论中的微笑曲线 [注一]。

如果要用一句话说明经典,麦克鸡会说:能够持续帮公司赚钱的设计就是经典,从结果来看,《Chair 66》走过 80 年的潮流更迭依然不退流行,确实当经典二字无愧。

[注一] 微笑曲线理论认为企业利润产生在行销与设计专利两端,制造组装是利润最薄的。

编辑/张素莉

--
【一分钟读懂设计椅】看惯了浓妆艳抹,不如清汤挂面的《Chair 66》曲木单椅最疗愈!-唯淘网
以设计洞见未来,掌握全球设计与建筑的趋势脉动。

佑宝宝